当前位置: 木溪资讯 > 娱乐 > 澳门申搏国际,秦一峰:十年写一首灰色的诗

澳门申搏国际,秦一峰:十年写一首灰色的诗

2020-01-09 16:26:45   人气:199

澳门申搏国际,秦一峰:十年写一首灰色的诗

澳门申搏国际,秦一峰《2017/05/21 12:10 晴》,纸上微喷,136.8×109.9cm

今天,艺术家秦一峰个展“负读·读负”于香港白立方画廊开幕。作为时隔两年后的首次展览,其中不仅呈现了来自“负片”系列的最新作品,艺术家更将关于该系列近十年的创作历程带到观众眼前。

=========

「艺术家的语言 」

“负片”系列诞生于2010年。实际上,近10年的光阴对一套从无到有的艺术语言来说,是非常短暂的。回看两年前在上海的展览,作为“负片”系列的初登场,这些大幅、灰色且无法辨别是摄影还是绘画的作品,曾让艺术界对这位以抽象绘画为标志的艺术家有了全新的认知。

艺术家秦一峰

而在展览之后,秦一峰对一次惊艳性质的亮相并不满足。作为个人第二阶段的艺术语言,他期望它能发挥“语言”所具备的基本作用。而完整、系统的“负片”系列最终包含三重内容:除了第一次展出的最终输出作品,还有作品的“母片”,以及在创作过程中的每一次调整与试验——这些都储存在近半米厚的一摞工作笔记中。

秦一峰《2017/05/06 09:40 晴》,纸上微喷,136.8×109.9cm

“贴黄色标签的是我选出来可以示人的作品,贴蓝色标签的是我选出来又否定掉的片子。”一张张底片被秦一峰小心翼翼地保存在两层透明无酸纸内,左侧用铅笔整齐地标注着每张底片诞生的时间、顺序,以及当日的天气。

秦一峰《2013/05/25 12:16 晴》,纸上微喷,136.8×109.9cm

秦一峰《2017/05/04 07:33 雨》,纸上微喷,136.8×109.9cm

新的艺术语言对艺术家来说是前提,但后期如何使其成熟,操作的过程异常重要。最初诞生“负片”的想法时,秦一峰也曾找过图片社来冲洗作品,但五张不同的底片给出去,却收回来五张一样的图像——被系统自动校正的差异,却正是秦一峰一直在苛求的真实标准。

秦一峰《2013/06/03 12:00 晴》,纸上微喷,136.8×109.9cm

于是他开始自学不同镜头的特性,了解来自不同国家胶片和纸张的区别。将传统银盐成像的底片直接作为输出的作品,既直截了当地呈现出熟悉器物中却让人陌生的“负像”,又将“底片”中积压的灰度浓缩于特定的平面之中——秦一峰查阅了大量资料,未曾见过如此处理摄影作品的前例。因此,所有的方法和创作过程,都是他在近十年中逐步试验而来。

秦一峰《2013/04/13 14:25 晴》,纸上微喷,109.9×136.8cm

但这样的过程虽漫长,却也出乎意料地顺畅:“最初产生想法时,我就有预感有戏。我需要什么,就会去找什么,一步一步来,也不着急出什么成果。但回过头看,我在一步一步接近目标。”

秦一峰《2017/06/13 17:35 大雨》,纸上微喷,136.8×109.9cm

关注正版“时尚芭莎艺术”官方微博,

更多精彩艺术内容,绝不容错过!

=========

「从“负片”回到“线场” 」

而“负片”真正的第一步,来源于艺术家童年时与艺术的首次接触。他第一次学习艺术,并不是临摹式的绘画,而是书法——不知道这个字读什么、是何意,只见黑与白两种极端的颜色,在平面中游走出一幅抽象的形。

秦一峰《2013/11/21 12:30 晴》,纸上微喷,109.9×136.8cm

除了对抽象与空间的初识,墨水的重量、笔尖的软度、纸张的脆弱性,各种材质的物性相互牵连,造就了秦一峰对不同材质的敏感。如今,每一件器物独一无二的物性在秦一峰的创作中都得到了充分释放,而物与物之间的牵制与平衡,也为“线场”的诞生埋下了伏笔。

秦一峰《2013/09/13 15:05 暴雨》,纸上微喷,109.9×136.8cm

上世纪90年代初,秦一峰尝试将立方体解构为纯粹的平面线形。久而久之,他的画面只保留下最纯粹的直线与曲线——与书法类似的控制与随机,却又从材质性回到了形本身,拉扯出这一平面空间中隐形的力场,这被秦一峰称之为“线场”,并成为了他第一阶段成熟的艺术语言。

秦一峰《2013/10/25 10:48 多云》,纸上微喷,136.8×109.9cm

将立体空间压缩至“平”的极致,“线场”系列中对空间的人为干预,一脉相承地延伸至“负片”中。空间这一命题,对观众而言并不陌生,但在秦一峰手中,扁平化的空间不是直接的研究对象,而是成为了一种媒介。

秦一峰《2013/11/15 10:28 晴》,纸上微喷,109.9×136.8cm

当空间在创作中被压缩到极限时,特定的精神内核便会顺延这条被挤压的路径,走向某种向上的极致。“处处受限”——很多艺术家对如此创作状态避之不及,但却是秦一峰自始至终所坚持的,他也乐在其中。

秦一峰《2013/11/21 12:30 多云》,纸上微喷,109.9×136.8cm

这种极度克制的过程,继续反哺了秦一峰最新创作的“线场”系列。最近,他开始限制自己只能使用一种颜料(白色丙烯)、一种材质(亚麻布面)进行创作。他执着于对自己设限,并且期望通过排他性的预设,实现唯一的突破。

秦一峰《2014/03/29 15:53 雨》,纸上微喷,109.9×136.8cm

=========

「时空的摆渡人 」

但关于如此极致的追求究竟为何,秦一峰笑道:“说‘白’就没意思了,说出来,大家观看的过程就失效了;说出来就是一种预设,失去了更多启发的可能性。”当创作过程结束,秦一峰自动从创作者转变为第一位观众:“我很喜欢反复看自己的作品,每一次都会受到新的启发,或许会作出完全不一样的选择。”

秦一峰《2013/10/19 08:52 多云》,纸上微喷,136.8×109.9cm

而回溯创作过程,秦一峰也以开放的态度审视过去与当下的创作。作为中国抽象绘画的先行者与代表人物,他在“负片”中一直试图找寻一个答案——在抽象与具象的边界线上,是否可以诞生一种全新的艺术现象?

秦一峰《2014/03/29 15:53 雨》,纸上微喷,109.9×136.8cm

秦一峰《2012/10/31 09:49 晴》,纸上微喷,109.9×136.8cm

“负片”拍摄的对象是客观而真实的,但扁平化的处理与“黑白颠倒”的呈现,让这个一直存在的“负世界”,第一次被鲜活地带入观众的视野。具象与抽象交织的陌生感,构建了一个更加自由的讨论空间,任何人都能在作品前给出自己的解读,而秦一峰对每一位观众都给予了充分的尊重。

秦一峰《2014/05/06 11:15 晴》,纸上微喷,109.9×136.8cm

这份尊重带有艺术家的诗人气质——他镜头中的对象,必须是在“衰变”的器物,所有的磨损和人为损坏甚至是为保护它而产生的痕迹,都是自然衰变——我们只能接受,所有的预防行为都是一种矫饰。

秦一峰《2017/05/02 12:25 雨》,纸上微喷,136.8×109.9cm

而在创作过程中,秦一峰拒绝人工打光,虽然均匀强烈的光线是其创作的必备条件。但在与自然光感博弈中,这种微妙的此消彼长正是他以肉身感受自然、接受所有变化的必经历程。

秦一峰《2017/06/18 08:48 晴》,纸上微喷,136.8×109.9cm

“负片”系列的命名,都是以时间、天气来记录。不用说出每一件器物的来历,也不必指明每一次按下镜头时的心情。秦一峰在器物承载的时空中肆意游走,几乎任性地把一切都交给了观众。

秦一峰《2017/05/07 14:00 晴》,纸上微喷,136.8×109.9cm

从试片、调位,到测光、对焦,每一幅最终入选的作品,都是那么恰到好处:“最多一次,我试了100多张。虽然是几毫米的距离,或者几分钟的光线转移,但为作品带来的改变,却是千变万化的。”

少做、做足,是秦一峰对自己收藏多年的素工家具的描述,放到作品里,他期望自己和观众也能在作品面前“看足”。没有任何符号、文本加载其中,作品中流淌着的沉寂与厚重在无限变化的灰度中,折射出秦一峰对创作、身处的自然与生活的态度。

正在展出

展览:秦一峰 负读·读负

时间:2019年9月4日-11月6日地点:香港·白立方画廊 香港中环干诺道中50号

[编辑、采访、文/景雨萌][图片提供/白立方画廊及艺术家]

[本文由《时尚芭莎》艺术部原创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]

版权所有ffeminism.com木溪资讯 Copy Right 2010-2020